毕业照
双滘鸡笼顶

鸡笼顶上雾里看花

鸡笼顶上雾里看花

鸡笼顶,就像一尘不染的秀丽少女,娴静地站立于阳春双滘镇境内。那一次,我是多么幸运,与她亲密拥抱,与她共呼共吸,融为一体,现在梦中仍常留她的靓影。

去年五一期间,恰是山花烂漫时。我们三五好友,一呼百应,于薄雾蒙蒙的早上,驱车直奔鸡笼顶。一路朝阳相伴,公路两边高峰叠翠,田园秀色,尽收眼底。

来到鸡笼顶山下,云雾缭绕的山峰向我们招手,我们如一群活泼的小孩,有说有笑地向山顶前进。这里的民房散建在半山腰上,似隐居修炼的隐士一般。山路左拐右拐,景色层峦叠翠,异常优美。一条小溪突现眼前,溪水在石缝间缠绕、跳跃,叮叮咚咚唱着歌。许多圆润洁白的石块躺在河床里,大的似挺着圆肚皮的弥勒佛,小的似圆圆的鸽子蛋。我确信石块本是一个整体,只是千百年来被山洪打磨成现在的模样,大自然鬼斧神工般的造化真让人惊叹。

山路九曲十八弯,溪流、绿潭、奇花、怪石皆不期而遇,“泉眼无声惜细流,树阴照水爱晴柔”,这里有无穷的趣味。但绵延的山似乎无穷无尽,翻过一座,前面又是一座,恰似“正入万山圈子里,一山放过一山拦”的景象。有了老周事先的嘱咐,我们并不心急。山愈高,风愈大,雾也愈浓。那雾如被风吹起的袅袅轻纱,飘逸曼妙,如梦如幻,我仿佛已立于云端,挥挥手,指间尽是朵朵清凉的雾花。一阵山风吹来,雾消散,另一阵雾又俏皮地围过来。朋友打趣说:“我们做了神仙,腾云驾雾了。”

盛传的花海呢?老周说:“不急,不急,翻过这座小山就到了。”抬头一望,啊,这山也太陡了吧!能上得去吗?我还在踌躇,朋友们已争先恐后地前进了,我只能硬着头皮跟上。开始,他们都嘻嘻哈哈的,后来竟鸦雀无声了,爬得越高就越危险,谁还敢马虎大意呢。我如履薄冰,回头看看,后面的人就在自己的脚底下,我顿时觉得一阵眩晕,吓得整个人趴在一边,不敢动弹。人在半山腰,势成骑虎,已无法再打退堂鼓,接下来我几乎肚皮贴地,小心翼翼地向上攀爬。终于上了山顶,我仰面躺在草地上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心里却是满满的喜悦。在这空灵的大山里,人宛如一株小草、一粒砂子、一个水滴般渺小,但心灵却无比的宽阔自由。

山顶上风更大,雾更浓,向下眺望,雾如游龙,远山成景,似大家随性泼墨而成的一幅幅丹青。但在这高凉寒骨之地,人亦不宜久留,我们又以背贴地,几乎是滑着下了山。

终于见到日思夜想的花海了。顺着老周所指的方向,我透过浓雾,只见山谷里赫然是各色的花。一树白的,一树粉的,还有紫红的……花海绵延,一望无际。树的叶子稀疏,花却密密缀满枝头,层层叠叠,远看一大片一大片的,极尽豪华。而且一树一色,白的如雪,粉的如霞,红的似火。花开在3米多高的树顶上,人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浓雾缭绕中,花自有一种超凡脱俗、遗世独立的美。我屏住呼吸,慢慢走近,不敢惊扰这一片宁静的繁华,一阵清香拂来,醉人心脾。站立树下,仰头凝望,在雾霭朦胧中,繁花朵朵如出水芙蓉,清霜高洁,傲立绽放。只可惜,这美景生在荒凉处,如果它们生在热闹的都市,定会收获无数赞誉,我想。风吹过,无数小蝴蝶翩翩飞舞,哦,它们是飘落的花瓣。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。”我突然醒悟了,这树这花,它们钟爱这人迹罕至的险峰啊,一如它们一尘不染的风格。它们在这幽静之地,心无旁骛地生长、开花、绽放芬芳,让生命在无欲无求中展现最美风华,哪能让城市的污浊销蚀了它们生命的洁净呢?

那一刻,我不禁羞愧万分。我坐下来,在雾中对着一树一花,让思想与它们默默交流。此刻,它们是最美的花,我是最美的我,雾里看花,花因雾而朦胧,我因花而顿悟。

我们在花树间流连许久,才依依不舍离开。回程时已夕阳在山,彩霞灿烂,回头再看山顶处,白雾已蒙上了一层胭脂,如少女害羞的模样。再见了,这山;再见了,这花海。我会记住,在天接云涛连晓雾之处,我于雾里悟花。

来源:阳江日报 林 派

双滘镇微信公众号

榕树下

双滘社区网编辑员,负责本站内容的编辑、发布等。

联系我们:发信息给我

5 1 投票
文章评分
订阅评论
提醒
0 评论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大家还看了这些
Close
返回顶部按钮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发表评论。x
()
x